OKcoin和OKEX关系疑云:16人组团堵门,最多一人损失1100万

文 | 李玲

编 | 杨舒芳

因OKEx爆仓引发的维权事件还在继续。

3月22日下午,4名维权者来到OKcoin办公点——上地群英科技园3号楼办公室4层。在该层楼的大厅里,保安严阵以待,拒绝来访者拍照、录像,一经发现即强制删除照片或“请”下楼去。一位保安透露,“以前随便拍都不管。但今天上面突然下通知不让拍照,录视频,谁拍照就让谁出去。”

此次的维权分队目前共有16人,是继4天前11名维权者围堵OKcoin后的第二批维权分队,他们在OKEx的期货交易上共计损失近2000万元。据该分队组长杨勇称,此次维权分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分工,唯一的诉求是要求OKcoin返还其投资本金。

对于维权者围堵OKcoin办公点,OKcoin称,因其没有参与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回复。建议大家就该问题向OKEx询问。

期货交易漏洞频出

1月20日12点10分到12点48分,OKEx用户刘同的合约账号瞬间爆仓。

刘同并不算是一个十分成熟的合约投资者,起初他甚至不知道这是期货交易,只是为了获得抽奖机会才进行的操作。

最初,他投了1个比特币进行尝试,涨了很多,就把32个比特币全部投了进去。在半个小时的涨跌中,刘同眼看着自己被爆仓。就这样,200多万元资产在一周内几近赔光,30.5个比特币仅剩下2个,因被提现至钱包幸存下来。

难熬的半个小时里,他发现自己的合约账户除了显示资金为零、无法进行操作交易外,其他功能全部可以正常运行。诡异的是,恰好在这段时间,K线图上价格开始急速下跌,然后又急速上拉。

“开始赔时已经觉得不对,但最初的强劲涨势让我深陷其中,总感觉能涨。”他回忆,OKEx当时的K线和其他交易所不一样,经常会发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比如“我一买其他人就和我抢着买,我一卖其他人就和我抢着卖”。

此外,OKEx期货交易的盈利提现期限为一个季度,这意味着投资者的盈利需要在平台放置一个月后才能提现,因此大多数人都选择将其又复投至期货交易中。

另一维权者朱华是9.4前就在okcoin上进行期货交易。在向客服反应问题时,按照客服要求将账户及交易记录截图反馈后,他账号的详细交易记录都被诡异删除。客服则以无法提供详细交易工单为由表示无法解决问题。

此外,维权者中,一位用户因期货单在达到爆仓线时未收到应有的短信提醒,导致错失增加保证金机会而造成爆仓。更让他觉得奇怪的是,他未参加交易的144万元账户资金也被强制平仓,一晚上损失160万元。

在该用户多次找OKEx沟通解决未果后,其在OKEx上的交易记录也已经全部无法查询。

目前,OKEx方面在公开口径中,对上述问题坚称“与平台无关”。

OKcoin和OKEx关系之谜

提醒失效、强制平仓、定点爆仓等问题是这两次维权存在的根本原因。投资者们无法找到注册地在海外的OKEx,只能去围堵OKcoin。但OKcoin和OKEx扑朔迷离的关系,使得这场维权更像是一场罗生门。

目前,OKcoin的策略是,否认二者实则为一体的真实关系。即使OKEx客服部门就在OKcoin的办公地办公,也仅承认与OKEx是合作关系。

但事实上,OKcoin的工作人员对OKEx的业务有真实有效的处理权。

1月26日,面临卖房还债的刘同来过OKcoin办公室,想要些赔偿。OKcoin的法务梁静给他开了“支付2000元,以后不再追究此事”的协议,且要求他以后不允许在OKEx平台上交易,如有交易,OOKEx有权清零或封号。

两次的维权分队在进入okcoin办公室前,都被要求留下自己的OKEx的账号,以便查询其是否有相关交易。这意味着,OKcoin工作人员可以查询用户的OKEx账户。根据维权者们的调查,除Okcoin和OKEx的客服电话、邮箱一模一样外,两个网站背后的代码后缀都指向徐明星的实控企业八方金属交易所。

此次维权者公布的视频录像证据中,OKcoin COO潘晓军以OKcoin客服主管的身份承认,他们确实在经营OKEx业务。另据第二维权队长杨勇透露,第一批维权者由OKcoinCOO接待,因为经侦大队的介入,3月18日徐明星接待了第一批维权者代表,并给了赔偿的口头承诺。

外界不得不怀疑,OKcoin和OKEx是两个身份、一套班子。

此外,OKEx自称的运营团队在香港,而徐明星的持股企业中,OK系列企业,OKC(HK)COMPANYLIMITED(奥科赛尔香港有限公司)和OKLINK PTE.LTD(新加坡速连科技有限公司)这两家恰为香港注册的企业,且都是徐明星100%的控股。

OKEx的对外回复函中,以OKEx Technology Company Limited落款,与徐明星100%控股的OK系企业,2015年6月成立的OKEx fintech Company Limited(香港欧凯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和OKLINK Technology Company Limited(香港速连技术有限公司)名称上非常神似。

上地群英科技园3号楼4层为OKcoin办公室,5层为上述OKLINK办公室。其工作人员今日亲口对小犀财经称:“4、5层都是我们的,但老徐平常在4层办公。”

巨额亏损怎么办

在这两批维权者中,激进的人很多,其中像刘同一样贷款投资期货交易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对于维权的要求,是能对现在身负巨额欠款的境况有所改进。

刘同此次加入维权分队是迫于生存的压力,他不但把原本打算买房的钱赔进去了,现在卖了房子仍背负巨额欠款。在OKEx投资期货交易时的资金中,向银行贷款的有75万元,加上利息共欠债90万元。现在还有80万要还。

“我自己营生的五金店已经关了,因为负债已经无法支撑店铺的正常运转了,资金流断了。我现在手里的钱支撑不了我在外地待几天了,但我得尽力。”

刘同3月21日到达北京,和另外3个维权者代表徘徊在OKcoin工作区的玻璃门外,等待OKcoin的说法。在等待的时候,有内部人员出来问“来新的记者和维权的人了吗?”维权者们则被保安以“声音太大,影响正常秩序”为由请至楼下。

截止3月22日,第二批维权分队总计16人,因OKEx平台的非正常期货交易产生的亏损总计达2002万元,其中,亏损最高的个人达1100万元,最低也有10万元。

现在维权者们的核心诉求,是返还本金。在他们看来,这对没有期货交易资质的OKEx来说并不过分,算是合理诉求。但起码在公开口径上,OKEx和okcoin并未同意这样的诉求。

目前,被围堵方OKcoin仍未作出回应,而维权者还在陆续从全国各地赶过来。小犀财经会持续关注事态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