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老赖抱团不还钱,催收无效大批企业关门,巨头出海东南亚

文 | 财经天下 石万佳

编 | 杨舒芳

近日,掌众金服母公司中新控股(HK.8207)发布公告称,旗下AmigoTechnologies的子公司Vinatti获得越南国家银行颁发的第三方支付牌照,有效期十年,可以为越南用户提供包括支付网关、付款和托收支持,电子钱包以及电子货币转账支持在内的四项金融服务。

据清流club报道,掌众金服在越南的现金贷产品“idong”也已经上线。

距离国内现金贷整治开始已经过去了100多天。这段时间,相关企业除收缩业务、认真整改之外,也开始落实将业务扩展到东南亚等地的想法,但“老赖们”和羊毛党们仍然活跃。那些只为“捞一把”的平台,似乎也度过了风声最紧的时期,又开始大肆招揽客户。

掌众金服的转型

自11月21日现金贷整治帷幕正式拉开以来,作为头部公司的掌众金服,行动一直果决迅速。

11月26日,作为业内第一家响应监管的公司,掌众金服宣布旗下全线小额现金借款产品“闪电借款”综合息费均降至年化36%以下。

据了解,当时掌众金服的“闪电借款”主要从两方面进行调整,一是产品周期从原有的21天,延长为50天、60天等周期;二是息费方面,50天、60天周期的服务对应的综合息费分别为4.93%和5.91%,日费率不到0.1%。

掌众金服的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公司早在8月左右就开始做降息的调整,11月底宣布时,所有的技术调试已经完成,产品正式切换。

降息后,两款产品的费率折合成年化分别是35.99%和35.92%,勉强卡在36%的法定红线之下。

在此次调整之前,掌众金服旗下现金贷产品“闪电借款”的放款周期为21天,据第一消费金融测试,借款3000元需支付204元利息,即6.8%的费率,其中有0.58%是由银行、信托等资金端收取,掌众金服自己收了6.22%。

这个息费折合成年化大概是118.19%,这意味着,掌众金服的利率下调的幅度高达近70%。

另外,掌众金服内部人士也向小犀财经确认,4.93%和5.91%是利率的上限,用户信用好的话费率应该会更低。也就是说,如果按平均费率来算,下调幅度更高。

不过,根据此前的财报及新闻报道,掌众金服于2016年扭亏为盈,而2016年5月掌众金服的贷款利率为3%-4%,降息后,掌众金服的利率应该依然比这个数字要高,还是有得赚的。

在下调息费之后,掌众金服便无更多公开动作,直到2个月后的1月底,宣布推出掌buy商城,将自身从监管禁止的“无特定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的纯现金贷平台转向有场景的、促进消费的分期平台。

据了解,最近两个月间,掌众金服一直忙于海外的拓展以及存量业务的清理。

海外业务方面,据清流club报道,掌众金服在越南上线的现金贷产品idong借款金额为50万越南盾(折合人民币约139元),借款期限为7/14天。官方回复称“目前产品在调研验证阶段,还未具体跑业务。”

在存量业务清理方面,掌众金服则似乎没有那么顺利。据一位催收行业人士透露,政策出台后掌众金服的逾期暴增,“我们现在都不接掌众的单。”

有趣的是,掌众金服作为现金贷行业的头部企业,其100多天以来的变化基本成为了整个行业的缩影:现金贷整治开始后,整个行业呈现出三个主要趋势——放款规模缩减、逾期暴增、出海东南亚。

行业逾期暴增,企业只能“认怂”

前文提到的催收行业人士曾表示,整治开始后,大多数企业便开始缩减规模,甚至停止放款,整个上海的现金贷业务基本都停了。

企业做出这样的选择,主要是怕借款人认为在行业整治的背景下,公司倒闭可能性高而拒绝还款。事实也确实如此,部分抱有侥幸心理的借款人不仅自己拒绝还款,还会四处宣扬相关言论,拉拢其它借款人一起不还钱。

再加上现金贷借款人多为“借新还旧”的多头借贷者,大部分公司收缩放款规模后,借不出钱的他们同时也失去了还款来源,整个行业逾期暴增,首次逾期的比例从整治前的25%之内上升至60%,逾期60天以上的催回率连2%都不到,只有之前的五分之一左右。

对于整治开始后的行业情况,上市公司二三四五发布的公告或许可以让我们略窥一二。

这家公司从2014年就开始涉足现金贷,并借此大赚了一笔,但根据一本财经的报道,其在政策出台之前就已听到风声并开始清理战场,11月初开始业务收缩,12月初不再新增业务,目前现金贷业务已经基本叫停,员工也基本都被劝退。

究其原因,正是逾期的增加以及监管的收紧,让这家“识时务”的上市公司选择放弃。

3月初,二三四五发布《关于2017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表示由于放贷规模大幅增长,以及“2017年第四季度互联网消费金融市场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引起坏账率有所上升”,拟为现金贷业务计提减值储备约9.3亿元。

此前的12月底,该公司还将2.69亿元的债权(逾期超过4个月,涉及笔数超过18.51万笔)以528万元的价格转让,并表示在上述应收款项转让事宜完成之日,该等应收款项的实际回款金额仅为183.11万元,回收率仅为0.68%。

这足以看出,监管给现金贷企业带来的损失之大。

另外,今年初拍拍贷也曾联合第三方机构以约1%的价格回收投资人的逾期债权,有业内人士对小犀财经表示,这应该是由于拍拍贷在整治后被“老赖”薅了一波羊毛,催不回来了,干脆转让出去,也算给投资人的福利。

东南亚考察火爆

国内业务让企业焦头烂额,于是他们纷纷将目光转向了东南亚。

对于国内整治拉开后企业纷纷奔赴东南亚考察的盛况,清流club“100家已到达战场,还有100家正在路上”的描述在业内广为流传。

据其报道,一位现金贷从业者在印尼首府雅加达两天能参加三个饭局,且每个规模都在10人以上,参与的人员多为国内现金贷行业的从业者,也有大数据风控公司、支付公司这样的第三方金融服务机构。

吸引从业人士的,是这里与多年前的中国市场的相似性:广大的人口意味着有巨大的消费潜力,覆盖率不够的金融服务意味着巨大的现金贷业务发展空间。

除现金贷企业之外,包括小米在内的巨头企业都在紧盯这个市场,据了解,小米贷款的相关负责人曾多次赴东南亚考察,但目前还在内部论证阶段,没有实际开展业务。

有趣的是,包括清流club在内的几家媒体、第三方机构甚至组织了“东南亚现金贷考察团”,为感兴趣的机构提供一条龙服务,受到了非常热烈的欢迎,客户名单中还包括玖富这样的知名企业。

但实际上,将相关业务真正落地的企业似乎并不多,除掌众外,国内较知名的似乎只有捷信一家,而捷信的东南亚业务早在2015年就已上线。

公开资料显示,捷信目前在越南拥有员工超过万人,服务覆盖676万人,业务包括摩托车贷款、家用电器分期、现金贷、网购消费贷、抵押贷等。据捷信2017年上半年财报,在越南,捷信日放款额已经达到1500万人民币,净贷款额约36.3亿元,净利润约2.55亿,活跃用户数为182.9万人。

阻碍其它企业业务落地的,主要是东南亚地区较低的移动支付覆盖率、各不相同的监管要求、较难的风控手段本地化等,这些对于目前国内的现金贷企业而言,确实是比较难突破的障碍。

草根平台短暂“重生”

值得注意的是,在现金贷整顿如火如荼之时,行业却出现了一个不太和谐的现象:一些无放贷资质、本应早已被取缔的草根平台,又恢复活跃,开始大肆招揽客户。

11月中旬,互联网金融专委会曾对现金贷行业进行调查,发现现金贷平台共2693家,其中通过网站从事现金贷的平台1404家,占所有从事现金贷业务平台总数的44.29%;通过微信公众号的平台860家,占比37.16%;通过移动APP的平台429家,占比18.55%。

整治开始后,微信曾对现金贷相关平台进行清理,据微信官网消息,截止2月底已永久封禁1000多个违规现金贷小程序,并在“上线后改名”审核渠道进行技术规范和人工审核拦截,针对绕过资质审核的情形严厉打击。

但尽管明令禁止,一些非法现金贷仍能伪装成小程序上线,继续违规从事贷款业务,2月底多家媒体都曾报道,在微信上搜索“贷款”等关键词,仍能找到几十个相关小程序。

对此小犀财经亦有所感受。今年1月底,小犀财经频繁收到现金贷企业的揽客短信,这一现象在现金贷整治开始之后只短暂消失了两个月。

不过,截至发稿前,小犀财经已经搜索不到“贷款”、“借钱”等相关的微信小程序。

100多天以来,行业经历了严格的整顿、洗牌和淘汰,根据互联网金融专委会的调查,去年11月到今年2月的4个月间,通过网站从事现金贷的1404家平台共消亡了114家,占比约8%,而通过微信公众号和APP运营的只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