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创业失败改当投资人出手凶狠,被称罗敏背后男人靠趣店收益千倍

在吴世春的眼中,投资机构是为创业者服务的角色,并不比创业者更聪明,最重要的是帮忙而不是添乱。

文|周伊雪

编辑|祝同

平安国际金融中心七层,梅花天使创投办公室。

一个下午陆续迎来了至少七波访客,其中有被投企业CEO来沟通项目进展,也有首次拜访寻求融资的创业者,不算宽敞的办公室内显得有些拥挤。

梅花天使创始人吴世春忙碌地穿梭在不同的人群之中,一个会议接着一个会议,约定的采访时间甚至不得不延迟三个小时。

“这个还不算忙的时候。”吴世春说。作为梅花天使合伙人,吴世春却保持着投资经理般的工作节奏,每天至少会看七八个项目,平均每个聊上十几二十分钟,而已投项目则至少会聊三四个。

2014年5月,梅花天使创投成立,不足四年时间内,迅速跻身市场头部天使投资机构,所投项目中涌现出趣店、唱吧、蜜芽宝贝等多个明星项目。其中最为传媒津津乐道的是对趣店集团创始人罗敏的投资——2017年,趣店上市,一举为梅花天使带来超过千倍回报。

“判断快,出手快,不拘一格。”一位熟悉梅花天使的FA人士如此评价吴世春的投资风格。

在竞争激烈的天使投资领域,各家机构基于自身特点演化出不同的打法。真格基金、创新工场等老牌机构以品牌和资源优势,在源头处网罗创业大军中的精英人物。线性资本、明势资本等后期之秀则主攻细分垂直赛道。吴世春出身草根,又是一名连续创业者,梅花天使也因此打上鲜明烙印——广撒网、宽赛道、以量取胜。

从连续创业者到投资人

在创立梅花天使之前,吴世春曾有过数次不成功的创业经历。这串失败名单上包括酷讯、商之讯、乐呵互动等等。

酷讯的经历可能最为刻骨铭心。2006年,吴世春与后来的唱吧创始人陈华联合创办了酷讯网,这个项目很快被投资人看好,迅速融到了两笔资金。融资后,酷讯开始在多个方向全线作战,却无一取得市场领先地位。最终创始人与投资人之间矛盾激化,吴世春离开了一手创办的酷讯。

如今回顾这段经历,吴世春反思当时失败原因在于融资太快导致方向上不够专注。但他也会耿耿于怀,“如果当时有支持创业者的超级天使,或许酷讯就能做起来。”

这个心结是他后来转型做天使投资人的动力之一。上帝关上一道门,总会打开一扇窗。当时的吴世春或许未能预料到,失败的酷讯却开启了他在投资路上的好运气,日后梅花天使的多个明星项目,玩蟹科技、趣店、唱吧的创始人均来自曾经的酷讯。

“酷讯在当时聚拢了一帮非常有理想和创业热情的有志青年,哪怕酷讯没做成,但是这帮人特别牛逼。”吴世春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当时酷讯招人,只招那些不奔着领薪水,而是要通过创业改变人生的人。相似的追求凝聚人心,即使酷讯散了,后来这些人也一直有联系。

▲2006年,酷讯CEO陈华与COO吴世春(右)做客新浪。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投资这件事上,吴世春承认自己是时代的幸运儿。

他踏入投资行业时,恰逢良好的外部环境——2014年,政策开始鼓励双创,国内创新创业氛围不断升温。市场早期的几家天使投资机构也投出不错的成绩,这令LP对于天使投资的接受度变高。

清科数据显示,2014年国内天使投资机构投资总金额达到500多亿美金,是上年的160%,而投资案例数则高达766起,是上年同期的4.5倍。这一年后来被称为天使投资“元年”。得益于良好的外部氛围以及人脉关系,梅花天使的第一期基金募集的相当顺利。

在整个创投链条中,天使投资不确定性最大,风险最高。某种程度上,天使投资就等于投人。不同于真格基金等老牌机构将目光锁定在名校、BAT背景等精英人群身上,梅花天使的投资对象往往不拘一格,出身草根者众多。

前述FA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有些能盈利但是发展空间不够理想的生意类项目,多数投资人不会投,但梅花天使就愿意投。”而在投资条款上,梅花天使多会要求低估值,以留下利润空间。

梅花天使赛道极广,投资分散。IT桔子数据显示,截止目前,梅花天使投资的273家企业分布在教育、金融、本地生活等18个行业上,即使投资笔数最多的文娱类赛道,也只占投资总量的15%。这与吴世春的投资理念是相符的,吴世春多次表示,“投资即投人,项目本身并不关键。”

“这是典型的广撒网模式,因为成本低,失败了损失也小,但一旦成功回报率就很高。”一位VC投资人士认为,这种模式要求投资总量大,博概率取胜。

一个数据可以佐证,在“创投寒冬”的2016年,早期投资总量相比2015年同比下滑36%,绝大部分天使基金都放慢了投资节奏,如真格基金2016年的投资笔数较上年同比下降40%之多。但梅花天使在这一年仍着与上年持平的投资数量,投出了近60个项目。

成立不足4年,梅花天使已募集4期基金,投资项目近三百个,管理基金规模达到12亿元人民币。回报率也非常可观,其中梅花一期目前回报率超过9倍,二期和三期基金账面回报均超过三倍。

投资即投人

在梅花天使办公室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副由百元现钞整齐排列装裱而成的相框,颇为引人注目。这是吴世春在某个投资圈德扑大赛上赢得第一名的战利品——每张百元大钞背后都有输家的签名。

从十年前首次接触德扑,如今,吴世春已经是投资圈内公认的顶级高手。吴世春多年好友青山资本创始人张野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吴的牌风属于“紧凶”型,“打的比较紧,但一旦看到机会,(出牌)很凶”。

某种程度上,吴世春打德州的风格与做投资的风格类似,“出手非常快”。

花点时间CEO宋月怡至今还记得,2016年春节后在青山资本办公室与张野和吴世春第一次谈项目,当天聊了一个小时,第二天就收到吴世春发的微信,说要投。她当时甚至觉得“太快了,(投资人)是不是有点草率?”

“其实所有天使投资人都讲究快,但那么快,真的蛮罕见,而且打款也很快。”宋月怡认为,快的背后代表了投资人的坚决,当内心坚决了,出手就会快。“慢,通常情况下,要么是没想清楚,要么作风本身慢,这两者都不是好事。”

▲吴世春的办公室。

2015年5月15日,在梅花天使办公室内,趣学车CEO刘老木第一次见到吴世春。那天梅花天使办公室内人非常多,两人最后只聊了15分钟。第二次见面是在6月中旬,吴世春在上海出席活动,刘老木正好去上海办事,两人就约在活动所在酒店楼下聊项目。

“那天他穿着一件海魂衫,大概聊了25分钟。我做驾驶行业的创业项目,他就问市场多大,痛点是什么,问我政策多大可能会放开,多长时间内会放开。我说两年吧。他就说,那就提前布局,立马搞呗。”吴世春建议当时还在江西的刘老木到北京创业,因为北京的人才和资金资源最为丰富,刘老木回家后立即收拾行李,两天后背个书包到了北京。

2015年7月份,刘老木的项目趣学车拿到梅花天使和安芙兰资本的500万天使轮投资。并在随一年内迅速融到另外两笔资金。

从第一个投资项目玩蟹科技开始,吴世春就一直践行“投资就是投人”的哲学。他认为,“要抓住人这个牛鼻子,项目本身其实不那么关键。”对识别有潜力的创业者,吴世春有一套标准:“创业者要聪明有野心,懂得延迟满足感,要有战略能力和执行能力,并且要有领袖气质,能够像布道师一样去吸引别人追随。”

时至今日,吴世春仍为罗敏身上的创业者气质所折服。“罗敏的特质是很拼,对事情all in的姿态。因为一个人all 不all in是能看得出来的。并且他很有领袖气质,有一帮兄弟不管成功失败都跟随者他,他一看就有当老大的气质。”

正是出于对“人”的看好,令吴世春在罗敏两次创业失败后,又第三次支持了他。最终,趣分期的成功上市,为梅花天使带来超过千倍回报。

趣店可以说是梅花天使近四年来最耀眼的项目,也是吴世春个人印象最深刻的项目。在梅花天使办公室内,悬挂着一副趣店在纽交所上市时投资人与罗敏的大合影,在这张照片上,吴世春站在罗敏旁边,所有人都笑容洋溢。

吴世春的降龙十八掌

与吴世春的交谈中,会频繁出现“认知”这个词。比如,他从不为错过的项目焦虑,因为“人只能赚认知到位的钱。”在他微信的背景图上,写着“人的一生在为认知买单”。

如此强调“认知”的投资人,对自己以及自己作为投资人的角色有清醒的认知。

年少时喜欢看武侠小说,他认为自己“更像郭靖,比较笨”。从初高中就意识到自己可能并非有急智的人,但胜在有韧性。

“郭靖有两点,第一为人真诚,第二为国为民,有大侠风范。他不聪明,黄蓉也许1秒钟学会的他需要一下午。但黄蓉这样的人是练不好降龙十八掌的,郭靖能够从基础练起,厚积薄发。恰恰是这种人,最终走得远。我相信滴水穿石的力量,这就是郭靖给我的启发。”

对于身处的投资行业,他的认知是“投资机构是为创业者服务的角色,并不比创业者更聪明,所以要帮忙不添乱。”他甚至认为,自己曾经数次创业的经历在今天这个风云变幻的年代,实际上并无多大用处,“人需要从当下学习,而不是从过去学习。”

但也许因为曾经的草根和创业经历,在被投企业创始人眼中,吴世春是可以被信赖的投资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趣学车CEO刘老木在创业路上曾经历过一次危机。2016年春节前,趣学车的A轮融资即将结束,领投方要求公司调整战略,但刘老木却不同意。双方僵持不下,最终这轮融资以失败告终。

“你要知道,从天使轮到A轮是很重要的一轮融资,大概2000万,我作为创始人把这个融资给搞砸了。”刘老木记得,与投资方谈崩后,在气温零下十几度的杭州,他在极度沮丧中给吴世春打了个电话。“结果他对我说,老木你这样做的很对,回来吧,我们再想办法。没想到一周后,融资果然顺利完成了。”

青山资本与梅花天使合投过花点时间、找靓机等多个项目,张野认为,两人合作的理念非常一致。“我们都是不太拘于眼前利益的投资风格。我们聊得最多话题是一起投的项目能怎么帮忙。”

“很多创业者都会碰到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怎么平衡的问题,比如到底先拿钱再说还是再等等合适的契机。他通常情况下,面对这种抉择,都会考虑更长远的利益给出建议。不太看重眼前利益。”宋月怡说。

在投资圈流行着“C轮死”的说法,因为C轮往往是企业面临风险比较高的时候。天使投资人出于规避风险考虑,往往会天使轮进,A轮或者B轮出。“但是梅花和青山比较有远见,很多都是B轮继续跟,看重更长远的价值。”宋月怡认为,这就是所谓“超级天使”——虽然只是天使投资,但看得到二级市场,看得到更长远的退出方式,才会不断押注。

超级链接者

吴世春认为,在竞争激烈的创投市场,梅花天使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投后服务。他会不遗余力地帮助企业对接各类资源,为创始人答疑解惑。

在梅花天使被投企业圈里,吴世春有个外号叫“APP”—— Automatic PR Person。在外做演讲时,他的一大任务是给被投企业做PR。花点时间的B轮领投方东方富海也是经吴世春介绍,最终参与进来。

但吴世春并不以帮忙者的角色自居,他常说“相互帮忙,彼此成就”。在这种理念带动下,两百多人的梅花天使被投企业群——“梅花帮”是少见的活跃大群。宋月怡告诉《财经天下》周刊,群内有创始人提出困惑和问题,都至少会有五个反馈,基于经验给出解决方案。宋月怡觉得这种氛围很难得,“都是些创业者常会碰到的敏感话题。”

被投企业之间也会形成合作互助,资源共享的氛围。比如,一张宣传单页上,正面印着趣分期的广告,背面就印着趣学车的信息。刘老木最初来北京创业没有地方办公,就在吴世春投资的创业者社区“无界空间”免费使用两个工位。

“他就是超级链接者,所以他被投企业间特别容易建立连接和合作。”刘老木说。

正式做投资近四年,吴世春实现了入行的初心,“做成事,帮助更多人”。除了财务回报以及见证被投企业成长成功外,他还珍视这份工作的附加价值——“跟有趣的人聊天。”

“我觉得人生一定要有趣,一个人如果很聪明赚很多钱,但无趣,也不会有很多朋友。”吴世春说,梅花天使被投企业创始人中有许多有趣的人,而他“喜欢跟这样的人工作聊天交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