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汽车有多狠!董事长总裁自罚500万,员工累计被罚已上千万

不管是自罚年薪还是只领1元年薪,更多的都是管理层向员工和外界表达共度艰难时刻、走出困境决心的一种方式。

文/袁琳韩佩

编辑/胡刘继

每到年底,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员工因业绩未达标而受高金额甚至极端手段惩罚的新闻层出不穷。但以军事化管理著称的长城汽车不一样,长城汽车实行的是惩罚连坐制,企业出了问题,领导首当其冲,遭受惩罚。

2月24日,长城汽车发布消息称,鉴于2017年长城汽车年销量不佳,未达到既定销售目标,董事长魏建军、总裁王凤英带头承担责任,分别自罚300万元和200万元。

长城汽车2017年定下的销售目标是125万,但去年全年仅完成了107万的销售,同比下降0.4%。这促使长城汽车不得不调低2018年预期,将2018年销售目标下降到116万辆。

长城汽车内部管理严格在业内众所周知,罚款也是常有的处罚手段,从多年前的100元上调到500元乃至1000元。坊间流传称,长城汽车内部罚款数额就超过千万。

魏建军半个月前曾公开表示:“企业经营状况不佳,高层管理者必须要负管理责任,所有管理者必须要树立这样的意识”。此话刚出不久,魏建军和王凤英便以身作则。据称魏建军年薪为575.28万元,自罚金额超过半年薪资。

长城汽车高管自罚的魄力,往前追溯,只有同样以军事化管理闻名的华为一家有过先例。

今年1月,网上流出一份华为内部文件,文件内容是关于对总裁任正非、高管郭平等人的罚款,其中任正非罚款100万元,其余四位高管各罚款50万元,共计300万元。文件中标明该处罚是针对“经营管理不善领导责任人的问责”,没有说明具体缘由。

后续媒体了解到,此次任正非的自罚是因为“部分经营单位发生了经营质量事故和业务造假行为”,具体事件有人猜测是针对海外部分代表处虚增订单经营数据造假行为。

任正非是军人出身,对自身和企业非常严格,全公司上下遵循热血和绝对服从的狼性文化。任正非本来创业多年一直专注在企业上,从未正面接受媒体采访,宣扬自己。对于企业员工,据说早期华为每个员工桌下都放着一张软垫,像行军床一样,给员工加班睡觉之用。员工被要求不能对外透露公司任何信息。

在此严格的体系下,任正非不允许任何人轻易犯错,包括他自己。犯错就要反思,要负责。

任正非自罚100万元的文件流出时,曾引起朋友圈的广泛转发刷屏,一部分人佩服任正非的自律和严格,也有声音说任正非又用小成本给华为做了一次好宣传。

除了自罚薪水之外,源自美国的“0元年薪”或“1元年薪”也曾被众多企业家模仿,其通过将薪水和业绩挂勾的方式,来激励自己和员工。

作为相当善于PR的“钢铁侠”,特斯拉的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今年春节前宣布了为其个人定制的一套10年绩效方案。

按照这套方案,除了股权奖励之外,未来10年马斯克将不再获得其他任何工资、奖金或其他基于工时的报酬。而取得股权奖励的前提是,马斯克必须带领特斯拉在规定的期限内达到相对应的市值要求,有点类似投资中的“对赌协议”。

不过,马斯克的“0元年薪”似乎不够坦诚,有人按照这份绩效方案进行了计算,一旦目标达成,马斯克的到的股权奖励也是相当丰厚的。

但摆在眼前的事实是,特斯拉正处在内外交困的时候,Model 3的产能依旧处在坡爬阶段,受此影响,特斯拉甚至没有交出好看的第四季度财报,因此,马斯克的勇气倒也值得赞扬。

其实,马斯克的举措有点类似上世界80年代的克莱斯勒。根据历史资料显示,克莱斯勒是美国著名的三大汽车公司之一,1978年该公司亏损2.04亿美元,1979年初,亏损高达11亿美元,积欠多种债务达 48亿美元。

时任总裁李·艾科卡上任后宣称,公司起死回生之前,自己的年薪为1美元。随后艾科卡大刀阔斧推行改革,最终在1980年使公司扭亏为盈,并在1983年提前7年偿还了15亿政府贷款保证金。此后,“1元年薪”被写入商业教科书。

类似故事的,还有我们所熟知的苹果公司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1998年,乔布斯重回苹果公司担任CEO,其也只领1元年薪,后来仅用了1年时间便带领苹果从亏损10亿美元扭转为盈利3.09亿美元。

据美国杂志《连线》报道,在硅谷还有一个名为“1美元俱乐部”的私人组织,其会员囊括了许多赫赫有名的科技企业和企业管理层人员。比如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惠普CEO梅格·惠特曼、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等等。

2008年金融危机时,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成为了国内首个“1元年薪俱乐部”成员。资料显示,2009年,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在做出“不裁员、不减薪、不接受员工降薪申请”决定的同时,宣布自己只拿1元年薪,以此表明集团高层决心。最终,三一集团在梁稳根的带领下,成功度过折成金融海啸。2011年,梁稳根以700亿人民币身家成为中国首富。

此外,国内的一些企业家,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乐视创始人贾跃亭、京东创始人刘强东虽然没有直接加入“1美元俱乐部”,但都在公开场合表示过,自己年薪只有1元。

事实上,不管是自罚年薪还是只领1元年薪,更多的都是管理层向员工和外界表达共度艰难时刻、走出困境决心的一种方式。不领年薪,企业家们可能还会有各种股权分红。作为普通以工资为生的白领,还是看看就好,千万别冲动,毕竟,也只有马云可以说出“我对钱没有兴趣”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