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中国将监管虚拟货币境外交易,相关公司或被拉入黑名单

财经天下(ID:cjtxzk)

文|石万佳

编|杨舒芳

国内对比特币的监管正在进一步收紧。

彭博今日援引知情人士称,针对当前包括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交易中出现的跨境流动情况,中国监管部门计划采取进一步的监管措施,主要针对那些允许国内投资者在海外交易所进行虚拟货币交易的平台。

该知情人士称,中国监管部门发现,有国内企业或个人通过到国外设立交易所,或者把服务器迁至国外,或者通过境外注册公司等方式,来规避中国对虚拟货币交易的监管。

比特币交易转战海外

从去年9月,央行严厉叫停ICO后,中国境内的比特币炒家转向场外P2P(个人对个人)交易,但仍有部分人士在海外自行设置或依托现有平台和公司实体,提供做市和结清算服务。

据了解,去年9月中国关停比特币交易所后,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所——比特币中国、火币网和OKCoin陆续调整并关停相关交易业务。

其中,比特币中国1月底宣布被香港区块链投资基金收购,同时表示将把业务重心完全转移到国际市场及旗下的三个主要产品——BTCC矿池“国池”、Mobi数字资产钱包和美元现货交易平台上;火币网和OKCoin则转战海外和场外交易。

境内比特币交易所关闭后,人民币计价的比特币交易量在全球占比目前已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比特币市场的萎缩。

火币网升级了火币PRO,在新平台内可以进行比特币的C2C场外交易; OKcoin的首页上,也推介访问用户链接至数字货币C2C场外交易平台OKex。所谓C2C场外交易平台,类似于“淘宝”平台,虚拟币买卖双方在平台上竞价交易各类币,平台可从每笔成功交易中收取服务手续费。

另一方面,各类平台新功能及新平台上线亦呈加速趋势。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监测,截至2017年11月25日,境内外支持比特币兑人民币(BTC-CNY)的C2C场外交易平台已达21家,上线时间集中在10月下旬到11月。

监管已酝酿至少一个月

其实,早在1月15日,彭博就曾报道,有知情人士表示,在场外提供类交易所(exchange-like)集中交易服务的在线平台和移动App近来活动频繁,中国政府将针对性地升级打击措施。

该知情人士称,中国政府计划阻断一切对“自制和离岸集中交易平台”的境内访问,但并未透露将如何具体界定此类平台。

此外,中国政府还将对在集中交易中提供做市、结算和清算服务的个人和公司采取针对性措施,但小额P2P交易将不会被针对。

这次的报道比上次更加具体。报道称,中国监管部门将对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提出要求,既不得直接也不得间接为客户提供与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相关的服务;对于那些被怀疑为帮助国内投资者在海外交易所进行虚拟货币交易的企业和个人的国内银行账号和在线支付账号,中国监管部门将进行审查。

监管部门考虑中的措施包括加强银行和支付账户监管,建立银行账户与虚拟货币交易场所账户联动监控,必要时冻结相关账户;将相关公司或交易所负责人列入黑名单,禁止或限制其在境内开展相关金融业务等。

挖矿亦被监管

区块链安全公司HackenandGladius12月24日公布的一份研报指出,目前77.7%的全球比特币网络算力(networkhashrate)在中国境内。

这也吸引了国内监管部门的注意。2017年底,央行联合多部委,决定引导中国境内存在的虚拟货币矿场“有序退出”。据腾讯《棱镜》了解,这一意见出台后,坐落于新疆、内蒙古和四川等地的多家矿场,已经被地方金融办约谈要求退出;还有一些矿场随尚未被约谈,但矿场的优惠电价被取消,成本急剧上升。

1月3日有报道称,中国央行当日召开了闭门会议,要求限期关停比特币矿场。但据接近央行人士的消息称,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关于规范、整顿比特币矿场,而非市场传闻的“一刀切”关停矿场。

一位四川的比特币矿场主透露,目前地方正在进行摸排,要求进行工商登记,同时规范用电行为。

据腾讯《棱镜》报道,压力之下,矿工群体开始纷纷寻找海外栖身之所,热门选择地通常是拥有廉价电力、气候寒冷利于散热的俄罗斯、加拿大等;也有偏激者索性将矿场转移至柬埔寨、菲律宾等地,这里的河流一年四季不断流,免去了迁徙之苦,但相应地,他们需要承担不同体制和文化带来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