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银中国宋安澜:投中阿里回报超千倍,质疑李彦宏错过百度成遗憾

他曾投中阿里、淘宝、分众传媒,也曾拒绝激情澎湃的李彦宏而错过百度。在他眼中,投资回报的一项标准就是,能否创造足够大的社会价值。而寻求真正解决问题的创新,挣钱只是副产品。

财经天下(ID:cjtxzk)

文|杜雯雯

编辑|祝同

假如中途加入这场对谈,对面就坐的宋安澜会让人产生错觉。从衣着到话题,他的“投资人气质”并不明显,更像是一位沉浸技术多年的大学教授。

宋安澜是软银中国资本管理合伙人,曾参与软银中国创立的三剑客之一。他拥有18年的投资行业经验,在业内以“技术咖”著称。

他眼中时而闪现兴奋,多与聊到被投公司的前沿科技有关:无创无痛的胶囊胃镜机器人、在CES获得两项创新大奖的未来黑科技公司、突破性的新一代固态电池、可大幅降低纺织工业污染的冷转印技术、会多重避障的智能仓储机器人......

宋安澜用平稳、务实来形容自己的性格。他所担任管理合伙人的软银中国资本(SBCVC)18年来曾挖掘出阿里、淘宝,从而成为获得千倍投资回报的传奇VC。在如今并驱争先的投资圈,宋安澜却依旧遵照他自己的节奏和准则——投资奉行刚性需求原则,极其看重技术、基本面和价值。

有人说软银中国的投资偏保守,宋安澜的回答却很淡然:要拿软银中国的钱不容易,我们有自己独特的选择标准,但是我们一直在追逐真正有社会价值的独角兽。

挣钱只是副产品

2005年,在华中科技大学后面一间小出租房里,宋安澜第一次见到了研究生期间休学创业的姚欣。

“骑个小破自行车来接我,几个人光着膀子在房间里编程序,床上电脑堆得乱七八糟”,时隔十多年,宋安澜依旧能回忆起那次见面的场景,“典型‘车库创业’的感觉,我以前创业时做过编程和系统管理员,也是那样苦干。”

彼时,宋安澜和团队在关注P2P video领域的项目,发现了姚欣的PPLive(后改名为PPTV)。没过多久,25岁的姚欣就拿到了来自软银中国50万美元的天使轮投资。

吸引宋安澜快速做下投资决定的,除了同为技术出身的那份惺惺相惜,还有一个重点就是姚欣当时自主研发的P2P流媒体技术具有国际领先水平。事实上,软银中国对于技术驱动型的创业公司,一直青睐有加。

作为码隆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兼CEO,黄鼎隆私底下称呼同为清华毕业的宋安澜“宋师兄”。这家专注于深度学习与计算机视觉技术创新的人工智能公司,已在多项国际AI视觉竞赛中获奖。去年底,码隆拿到了来自软银中国领投的2.2 亿人民币 B 轮融资。

在和资本接触的过程中,黄鼎隆对于软银中国印象是务实、专业。“背景调查的时候,我们提到识别技术精准率高,宋师兄会进到我们内部量化精准度的系统,反复操作验证比对数据”,黄鼎隆说,“不是每个投资人都看得懂这样的一套系统。”

▲2015年12月16日,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开幕,宋安澜正在接受记者采访。图@视觉中国

眼下,软银中国的投资方向分为四大块,覆盖早期、成长期和后期的投资阶段。首先是TMT领域,投出的项目包括阿里、淘宝、分众传媒、万国数据等一众明星企业;第二部分是医疗健康,已揽入包括迪安诊断、华大基因、理邦仪器等医疗巨头;第三部分与新材料、新能源和环保相关,还有一部分项目是覆盖先进制造和消费领域。

仅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软银中国就有近30个投资案例。谈及投资回报,宋安澜表示:“我们走的是伴随企业一起成长的模式,这种放长眼光的投资模式也给基金带来丰厚回报。软银中国成立18年时间,每期基金都保持稳定的高回报。对我们来说,我们还关注投资的另一项回报——创造的社会价值足够大。我们团队经常会说,要寻求真正解决问题的创新,挣钱只是副产品。”

现如今,国内投资机构特色各异,要么出手“快很准”,要么“铺得广”,有人押赛道有人押选手,软银中国如何定位自身?“软银中国投资的原则一直没变,要投所谓的必需品。是看准赛道,挑选手,我们有自己的一套选择标准。”宋安澜说。

对于这份“独立判断标准”,软银中国资本的投资团队有自己的理解:对创业公司来说,拿软银中国的钱不容易,意味着软银中国对创业公司的技术水平和商业水平有了相当的认可。软银中国不会只押赛道,而是在赛道中选制高点和尖子。”

学霸投资人

软银中国的名字,时常与阿里被人同时提及。

回溯至软银中国诞生之初的2000年,并不是风投的最佳年代,一波互联网经济泡沫破裂,创投两端沉寂冷淡。

软银中国作为最早一批进入中国的VC投资机构之一,以犀利的眼光率先发掘出阿里巴巴等一批极具潜力的公司。其中,已被VC圈奉为“投资神话”的动作,是2000年和2003年,软银中国分别投资阿里巴巴和淘宝网共计2300万美元。阿里2014年在纽交所敲钟上市后,软银中国的这部分投资收获了高达1000多倍的回报。

踏入投资行业近二十载,宋安澜如今无论在投资圈还是专业技术领域,都已是前辈级人物。再谈阿里,宋安澜多轻描淡写带过,他直言,“那是外界给的光环。”

细算起来,在宋安澜身上的光环,绝不仅于此。1977年高考恢复,宋安澜以浙江省高考状元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完成本、硕、博学业,1987年赴美国康尼狄格大学攻读博士后,留校担任电机系助理教授。

▲1978年夏,宋安澜在清华大学。图片来源于网络

宋安澜称,自己这一辈的人生大多跟随着时代浪潮波折起伏。比如,宋安澜在得知自己考上清华大学的时候,正在插队的萧山交通大队参加劳动;而决定从人人称羡的助理教授位置上辞去稳定加入UT斯达康,则是因为吴鹰的一通电话。

由于吴鹰的介绍,宋安澜认识了软银中国的另一位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薛村禾。薛村禾是UT斯达康创始人之一,和吴鹰一起在车库里创办了UT斯达康。作为创始团队成员的宋安澜则担任技术总监,负责公司的通信技术。而若干年后,薛村禾与宋安澜再次成为合作伙伴。

由薛村禾、华平、宋安澜、刘天民组成的软银中国投委会,负责软银中国资本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的最终决策。宋安澜用“趣味相投”来形容四人之间的合作。“几位管理合伙人在一起工作生活的时间可能比他们老婆还多。”一位软银中国资本的员工调侃道。

发展至今,软银中国建立了诸如医疗、TMT等多支专业的投资团队,在走专业化道路的同时注重培养年轻的团队。“除了我们几个老家伙都还冲在第一线外,第二第三梯队也已形成,年轻的合伙人正在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宋安澜笑着说。

从学术到技术再到投资,宋安澜的角色经历三次跨界。作为投资人的角色,他花了多长时间觉得自己“上道”?宋安澜的回答是:“融完第二期基金以后,经历了基金融投管退的完整周期,才找到了完整的感觉。”

错失百度

投资人的故事口袋里,总有那些与错失遗憾相关的片段。如熊晓鸽这样国内的顶尖投资人,也有走眼阿里的时刻。而押中阿里的软银中国,却在互联网创业时代曾与百度失之交臂。

在那时的软银中国办公室里,刚回国创业的李彦宏,带着创始团队来到上海,希望能拿到一笔投资。

在办公室里,徐勇等百度核心团队成员坐成一排,对面是软银中国的薛村禾、华平、宋安澜等。李彦宏激情开讲,展望“众里寻他千百度”,宋安澜他们听完,觉得“这小伙子讲得很好,也很鼓舞人心,但他说的能否实现呢?”

复盘当年对百度的判断,宋安澜坦言,对于百度提出的搜索引擎发展大方向他们觉得是对的,但他们对于李彦宏的海归创业团队,在国内能不能“接地气”,持有怀疑,结果没有投资,“可惜,非常可惜!”

另一个故事的主角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91助手。

软银中国的一位投资总监推进来“91助手”的项目,宋安澜到福州去了两趟,他很喜欢这个团队。“CEO吃在那儿睡在那儿,连员工娱乐的地方都管理地井井有条,执行力特别强。”但最终宋安澜还是没有出手,他犹豫的点在于,91当时在国内风头无两的“越狱”功能能持续多久?说来有趣,2013年,91助手以19亿美金的天价被收购,出手的正是百度。

宋安澜算过一笔账,如果那时候投进去,最后将会带来几十倍的回报。

人人都希望投出独角兽的年代,浩瀚的项目沙海中珍珠难寻。关于找项目,软银中国的方法论是:top-down(从上至下)和bottom-up(从下至上)结合。top-down,从行业研究往下走,搜寻值得投的公司;bottom-up,从已经投的公司里派生出的产业往上溯回。

投解决痛点的企业,赚钱是自然的

“我不喜欢风口说。”在这道投资人必答题中,宋安澜的回答并不让人意外,“说得通俗一点,风来了猪是飞起来,风下去,猪越重跌得越惨。”在软银中国的投资标准中,有一类公司是不会考虑的,关键词如下:炒概念、炒商业模式。

共享充电宝蜂拥进入市场的时候,宋安澜曾在饭局上公开表示不看好,没曾想对面坐着的正好是该领域一家公司的创始人,“我是当面说人家坏话。我的观点是,不能强推生造出来的需求和概念。”

对项目的这种谨慎,早在多年前,宋安澜和同事们就已经有共识。

▲2016年11月16日,乌镇创客之夜上的宋安澜。图片来源于网络

手机彩铃火爆的十几年前,软银中国正好在搜索关于通信的项目。那时候做彩铃的公司都赚得盆满钵满,其中一家希望拿到软银中国的投资,但最终软银中国还是没有出手。“我们考虑再三,还是觉得(彩铃)这个东西可有可无,是锦上添花的东西,不是刚性需求。”

软银中国眼里的“刚性需求”到底是什么?“满足切实的需求,解决实际的问题,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自己团队有个说法,解决了人家的痛点,赚钱是自然的事。”宋安澜答道。

宋安澜给出一个数据,美国一项统计显示,好公司大约需要5至7年的平均时间才能达到所谓的“成功”。投资是要有长远眼光的。

与追赶“风口”的方式不同,软银中国的投资团队通常进入一个领域时,会对该领域的市场和技术发展做深入的研究,有时会跟踪一个时期,在合适的时侯,才择机切入。

比如,软银中国目前已经在电池技术领域做了多项布局,就是团队做了多年深入研究后捕获到的方向。电池市场巨大,宋安澜引用了高盛的一个行业报告称“到2025年,全球消费电池的市场将达到80亿美元,电动车电池市场大概350亿美元。更大的一块就是储能电池,是1500亿美元。” 目前,软银中国在这些领域均有明星项目:辉能科技的固态电池既能用于消费电子也可用于高档电动车,华霆动力已成为国内领头的电动车电池组供应商、贲安能源则瞄准了更广阔的储能电池市场。

而软银中国投资的长胜科技,则是看中其由技术革新给传统产业带来的商业模式转变——长胜科技的膜转印和胶辊冷转印技术及装备从根本上解决纺织工业的污染问题,同时可以减少40%能耗。长胜不仅涉及材料科学、工业自动化,也包含了商业模式的改变,符合工业4.0的发展要求,并为有关行业带来革命性变化的动力。

当下来看,软银中国投资的项目都是偏技术创新和市场创新,需要时间去沉淀,而给予被投公司更多的支持和时间,也是软银中国擅长的。

面对2018年的投资环境,宋安澜愿意打85分。在他看来,中国整体经济的持续发展,给创投创造了很好的环境。今年也会是投资回归理性的一年。“我们希望找到更多符合我们价值投资理念的项目,以技术基因为切入点,用技术革新为社会创造更多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