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投资借壳再生波澜:步森股份二股东拟夺控制权,赵春霞深陷危机

财经天下(ID:cjtxzk)

文| 石万佳

编|杨舒芳

步森股份又跌停了,这是两月内的第五次。

1月30日,步森股份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公司因要进行“重大资产收购”,自1月30日开市时停牌。2月13日,公司又发布公告称,“近期鉴于市场环境发生变化等原因,经公司管理层讨论决策,决定终止推进本次重大资产收购事项”并开盘。

开盘一个半小时后,股价下跌10.02%至18.95元,直接跌停。相比10月23日,赵春霞成为实际控制人时的近50元,跌了六成。

值得一提的是,步森股份还在公告中提到“本次收购标的涉及的产业为垂直电商类”,也就说,原本被寄予最大期望的爱投资,还是和交易没有任何关系。

第二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更换

1月24日,步森股份公告称第二大股东上海睿鸷资产管理合伙企业(下称“睿鸷资产”)的实际控制人已发生变更。

原窝窝团创始人徐茂栋将公司控制权以1.83亿的价格转让给刘钧,后者借此拥有上市公司13.86%的股份;在此前的2017年12月,刘钧还曾以45.3的价格买入上市公司0.016%的股份,目前共持有上市公司13.87%的股份。

相关公告中还提到,刘钧这次收购主要是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以及对公司价值的认可,未来 12 个月内他还打算继续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允许的方式 (包括但不限于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增持公司股份。

13.86%的持股,与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赵春霞的16%相差无几,后者把握上市公司控制权所凭借的只是此前睿鸷资产委托给她的13.86%股份的投票权,如今睿鸷资产易主,委托还是否能够继续成了最大的问题。

对此,证监会连发两份问询函(关注函),对刘钧个人的真实背景、他是否会利用第二大股东的身份影响赵春霞(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控制权、睿鸷资产质押的上市公司股份如何处理等关键问题,进行了问询。

1月26日,在对其中一份问询函的回复中,步森股份表示,不存在导致公司控制权变更的风险。另一份问询函原本定于1月31日回复,后步森股份以“涉及文件较多,同时需跨地区取件”等理由,拖延到了2月2日,真正的回复时间又拖到了2月10日。

然而最新的回复,却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新任二股东拟争夺控制权

在最新的回复中,刘钧及其一致行动方明确表示,将设法通过协商及其他合法方式终止投票权委托协议,不会违反投票权委托协议、相关承诺及法律法规。

回复中还提到,经刘钧及其一致行动人谨慎评估后决定要“谋求公司控制权,回报中小股东”。具体计划如下:

通过协商及其他合法方式终止将睿鸷资产所持 1940 万股表决权委托给安见科技;

通过公开市场合法合规增持公司股份,获得更多股份;

通过寻找一致行动方,通过一致行动协议获得更多表决权;

通过征集表决权,获得更多表决权;

其他能提升控制权稳定的方法。

至于进度,步森股份称,刘钧及其一致行动人有计划与其他股东成为一致行动人或收购其所持有的股份,但目前尚未签署任何有约束力的协议。

刘钧已经公开下了战书,地位受到威胁的赵春霞,又会怎么办呢?

神秘富豪的威胁

关于这位抛出战书的刘钧,《财经天下》周刊并未在公开信息中查询到相关资料,但在对证监会问询函中的回复中,步森股份提到了他的财力:

一千万的净利润,两千万的净资产,可以说是财力雄厚了。按照最新股价,刘钧若通过二级市场收购的方式获得更多股份也不会太难。

另外,步森股份还在回复问询函时提到,刘钧接收睿鸷资产所持上市公司股份时,虽然交易对价为1.83亿,但此前徐茂栋质押股份所贷的款,还要刘钧去还,所以实际上刘钧付出的成本大约为6.33亿元,这些都来自刘钧的自有资金和自筹资金。

再看赵春霞,当初高位收购上市公司股份时,已经为了筹措资金让出了自己公司的财务份额,手上的主要业务爱投资2016年营业收入7784万元、净亏损3380万元,似乎在财力方面逊色刘钧不少。

另外,赵春霞在上市公司似乎还不太“得民心”。

在1月5日召开的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以赵春霞为主的新任董事会、监事会提名均被否决。有小股东代表曾对媒体表示,“股价的连续下跌,中小股东甚至是原大股东徐茂栋一方对新实控人的未来操作肯定有不满,从本次投票的股东比例看,中小股东似乎有联手抵制的情况。”

1月31日,步森股份发布的《2017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中提到,公司因转让浙江稠州商业银行股份净赚3000万,将此前在三季报中提到的预计2017年亏损2000至3500万,改为亏损700万至盈利500万,最终结果以会计师审计数据为准。

这样看来,赵春霞的入主似乎没有给上市公司带来业绩方面的利好,还导致其股价多次跌停,股东们否决换届议案似乎也是情有可原了,在结合刘钧在恢复中打出的“谋求公司控制权,回报中小股东”旗号,可谓针对性极强,火药味十足。

面对这样来势汹汹的挑战,钱也没有、人也没有的赵春霞,该怎么办?一直未能入壳的爱投资又该怎么办?《

《财经天下》周刊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