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机构围抢人工智能项目背后:泡沫还未出现,投慢了机会就没了

李竹把专利创新中心的角色定义为“人工智能创业公司抱团出海的保护伞”,用市场化的方式推动AI产业的建设,帮助中小企业建立联盟抱团取暖,让更多AI公司走向海外。

财经天下(ID:cjtxzk)

文|杜雯雯

编辑|祝同

持续四小时的“2018北京人工智能产业高峰论坛”,是李竹在过年前公开参加的最后一场活动。

这场论坛最重要的环节,是宣布成立北京前沿国际人工智能研究院。研究院第一批设立的三个创新中心,其中之一便是由臻迪科技牵头发起的北京人工智能专利创新中心,专注于国内AI专利保护和运营。

臻迪科技是英诺天使基金参与投资的公司。更确切地说,英诺也参与了专利创新中心的发起,并将在之后的平台运营中扮演重要角色。

该平台设立的初衷不难理解。

由于国际IP经验不足、认知不到位、势单力薄等原因,国内科技公司在国际专利竞争中长期处于被收割状态,众多国际技术标准都被国外企业及机构把持及垄断,国内公司每年都必须向国外大企业及标准机构上交大量专利费。而与此同时,AI行业的竞争已从产品层面进化到规则制定层面,“一流企业卖专利,超一流企业卖标准”已成为业内人士的共识。

李竹把专利创新中心的角色定义为“人工智能创业公司抱团出海的保护伞”,用市场化的方式推动AI产业的建设,帮助中小企业建立联盟抱团取暖,助力更多AI公司走向海外。

具体举措将包括举办专利培训,提供AI专利趋势分析报告,追踪AI诉讼;筹建专利联盟,建立AI专利池,形成规模效应;组织国际经验运营团队,走出国门、国际化专利布局与运营;对申请国际专利的项目给予资金补贴等。

当然,作为投资机构的英诺,则可实现“一鱼两吃”: 一方面帮助英诺被投公司的专利保护和运营,助力其成为细分领域的头部企业;另一方面,参与专利池的创业公司,同样可以成为英诺优质创业项目的来源之一。

关于人工智能领域的行业会议,李竹每两周都会参加一场。过去两年,李竹的名字频频和人工智能挂钩,他高调为AI行业站台背书;英诺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也频频出手,截至目前,已经投出60多家AI创业公司。

在英诺的投资方法论中,如此重押人工智能领域的原因是什么?成立五年,以迅猛之速快速跻身头部早期投资机构的英诺,当下的挑战又是什么?

《财经天下》周刊=EW

李竹:=LZ

“人工智能公司里,专利比人才更重要”

EW:搭建这样一个专利创新中心的意义是什么?

LZ:在早期投资过程中,我们发现人工智能企业的竞争是没有国界的,需要参与全球竞争,像消费类的机器人。产品想要卖到国外去,没有IP没有专利很难走出国门。

过去中国没有出现索尼、三星这种公司,就是因为不重视专利布局,东西能卖好的时候才发现在全球很多地方不能卖,因为专利被别人注册了。但是像三星等世界级公司,每年几百亿美金的利润,产品行销全球,在产品出来之前都是先作布局专利。

我们投资的臻迪科技,现在90%的收入都来自于海外,每做出来一个产品就会伴随数百个专利,是一个给我们启发的案例。初创公司应该从最开始就专利布局,建立自己的壁垒和护城河,将来才有国际化的可能。

AI领域刚开始是人才的竞争,但是终局都是专利和IP的竞争。在一个AI公司里面专利、IP比人还重要。

EW:这个专利创新中心的未来规划和预期是什么?

LZ:5年之内,建成拥有500至1000件专利运营权的池子,尤其是国际专利。这样才有足够的谈判权去跟任何科技巨头去谈判,能够提升谈判能力和竞争力。任何一个公司单独拥有那么多有价值的专利是很难的,但是大家抱在一起是有可能的,用这个“保护伞”去帮助中小企业走向海外,参与竞争。

EW:目前该研究院有三个中心,专利创新中心是其中之一,三个中心的合作形式是什么?

LZ:用市场化的方式,来推动AI产业的生态建设。三个创新中心,一个技术基础平台,大家一起发起注册了北京前沿人工智能研究院,来协同所有的事情。创新中心是企业化运作,负责在某个方向上的生态建设。其它创新中心的成果,能成为专利的,也会优先交给专利创新中心运营。

我们负责专利运营,帮助中小企业申请专利,做专利布局,同时建立专利联盟,抱团出海。在此基础上,建立一个专利池,希望在这里面发现有价值的专利,一起去申请国际标准。这是我们现在中心做的事情,三个关键词:专利联盟、专利池、国际标准。

过去国内的专利、商标等知识产权被侵犯了之后,赔偿不是很高。但在国外赔偿是非常高昂的,足以影响一个企业的生死,我们可以帮助企业避开这些坑。

“人工智能的泡沫还没真正出现”

EW:论坛圆桌环节,你向企业提问“如何看待人工智能领域的泡沫”,站在资方的角度,你自己有什么理解?

LZ:我认为人工智能行业现在发展势头刚刚开始,有人喊“有泡沫”,但泡沫还没真正出现。只有大家一致看好的时候,泡沫才会出现。人工智能还有人唱衰,那说明真正的泡沫还没来,就算有也是局部的小浪花,不足为道。

所有人一致看好才会有狂热,就像2015年的O2O,只要是O2O的项目就赶紧投,早上2000万估值,晚上4000万,那个才叫泡沫。

去年市场不缺钱,早期人工智能创业公司的平均估值和前年相比,实际上还略微降低,这非常好,是一种新常态,事实上大家很理智。

EW:有投资人曾提出,在过度包装的领域,比如早期人工智能公司的投资要理智,你怎么看?

LZ:善于学习、有坐标系,就能去伪存真。我们向创业者学习,比如我们投过的臻迪机器人发展特别好,我们就会知道消费机器人发展的一些规律,这时候形成自己的一套坐标系。当我们看到一个AI创业公司,我们很快就能判断这公司是真的AI还是假的AI,再加上有足够人脉做背景调查,马上就能分辨。

EW:面对人工智能公司做判断,你最常问的问题是什么?

LZ:你的应用场景在什么地方?能不能做到你所在细分领域的第一名?有没有在人工智能领域积累上万小时的研究和学习?

EW:在人工智能领域应用场景比较丰富的电商、社交等领域,BAT都已入局,那投资的创业公司会不会受冲击很大?

LZ:我们在去年主要投的是应用类的,人工智能有3个层级,第一个层级是芯片和数据类,第二个是技术类,包括视觉感知、机器学习、语音识别、自然语言理解等等,第三个层级是应用类的。我们现在只投应用类的,已经过了投前两个的阶段了。

我们目前投的人工智能公司的场景应用绝大多数都是2B的。2B的应用创业公司和BAT站在一个起跑线上,他们(BAT)都没有优势,也要去做线下的BD。

但如果是2C的话,BAT、美团、滴滴等巨头手上有大量的数据,深度学习的能力引擎都比你(创业公司)快的多,所以2C的方向,我们建议创业者要谨慎。

EW:在人工智能领域,像英诺这样频繁出手的早期投资构并不算多,您个人在很多场合也为人工智能行业站台,原因是什么?

LZ:要成为早期投资机构中的头部,首先创业者要知道你。早期投资和VC不一样。早期是“项目找你”,VC是“你去找项目”。所以,如何让创业者知道你,知道你投过一些项目,可以给他们帮助?我们投的企业好几个都是独角兽了。品牌知名度对早期投资机构很重要。

优秀的早期机构中,小平老师(真格基金徐小平)开复老师(创新工场李开复)、都是网红。

“当下的挑战是团队如何进化”

EW:成立五年来,英诺在早期投资机构的排名里一路攀升,目前大家比较公认的是排在第三位,仅次于创新工场和真格基金,你自己怎么评价英诺的表现?

LZ:我个人认为,排名不重要,关键是能处于早期投资机构里的头部地位。现在全国投资机构有一万多家,5%的机构挣了95%的钱。投资机构头部化是过去二年里出现的趋势,英诺能成为头部,是很重要的里程碑。

我们在行业里的评估能力和项目获取能力都已经是头部,英诺投过对企业来说就是强有力的背书。我们的回报也相当不错。过去一年里,我们投资的人工智能企业拿到下一轮融资的比例已经超过70%。

在天使、早期投资机构里,英诺已经是非常重要的一家,第几名不重要。我们最初的合伙人都是清华校友,我们希望做“清华中的天使,天使中的清华。”

EW:英诺的习惯,是要看透、看懂才会出手吗?

LZ:我们是边学习边投,如果要完全看透看懂,早期投资的机会就没有了。

看透看懂,Research driven(研究驱动)比较适合于VC,早期投资尤其是天使投资来说,应该向创业者学习,边学边投。这是英诺现在投得比较快又敢于出手的原因。

比如我们投AI,投了臻迪科技就发现消费机器人领域发展很快,就往上下游看看有什么可投的。投了机器人我们又投智能制造,进一步又延伸到智能汽车相关零部件。

EW:英诺当下的挑战和不足是什么?

LZ:我们扩张规模相对比较快,团队如何管理和进化,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我们在做投资过程中,把自己当做一个创业企业。做的好的留下来,做的不好的就淘汰,有淘汰才有进化。

英诺把自己看作一个进化的组织。最近正好有区块链出来,特别适合我们做基金的管理。英诺准备用区块链这个工具,把管理架构在上面,把我们的项目获取能力和管理能力都延伸出去。

我们会成为架构在区块链上的第一家早期投资机构,成立一个区块链实验室,帮助我们自己,也帮助被投企业拥抱区块链。怎样解决一个投资机构的进化问题,区块链解决是最好的。

EW:我知道英诺有个特殊的习惯,往年到大年三十都会看项目给投资,今年也是这样吗?

LZ:今年也一样,我们一直看项目看到大年三十前一天,未来一个星期之内看到的项目,见面聊完,当场会决定给不给TS.(Term Sheet投资意向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