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一刻不得闲|观念

财经天下周刊(ID:Economic-Weekly)文|谭松珩

面对房价的高涨和人心的浮动,投鼠忌器的政府还是出了手。上个月底住建部开会传达主席和总理对地产政策的看法,热点城市就马不停蹄地开启限购、限贷等政策——看来如今浮躁的高杠杆房地产市场让高层也有点儿受不了。

不过,别只看到登上新闻的那几个热点城市,没登上新闻的城市,其房地产业现状并不乐观,去库存化并不明显,和实体经济一样浑浑噩噩,底部徘徊——在资产市场上,炒什么不重要,思维都一致:追涨杀跌,一线城市房价涨,所以都去买一线城市的房。

不过,严厉限购、限贷政策后,很多土豪发现自己没了购房资格,投机者又发现借不到钱,不论长效如何,至少短期来看,在“降杠杆”的最高指示下,热点城市的地产成交量算是控制住了。

所以,你以为事情就完了?

并没有,资产市场出现了一波“地产跌倒,股债吃饱”的行情——国庆后这一周5个交易日里,无论消息面利好还是利空,股票债券总能顽强走高:以前这些金融资产还忌惮着CPI走高或者人民币疲软,这个星期可是无所顾忌,似乎从地产市场里析出的钱全部跑到了股票和债券等金融市场上,钱多的逻辑弥漫整个金融圈。

这逻辑没错,不过已经有一点危险了。

首先,你得知道所谓的“钱多”的逻辑——事实上并不是真的钱多,而是由于实体经济疲软,无法提供高回报率后资金涌入资产市场导致的:所以当股票回报率高的时候大家涌入股市,股市萎靡了之后大家又蜂拥进入房地产市场(请注意,是房地产市场而非房地产业,大家没有真的看好地产行业有大发展,只是看好房地产这个资产不断上涨而已);而当地产限购限贷后,资金又重新流入股票和债券,反正是不会回到那个无法提供高回报率的实体经济里去了。

这有些让人不安,原因有二:一是房地产本身提供的回报率甚至高于了房地产业,修楼的赚得还没炒楼的多,而过多的资金涌入资产行业本身就会创造高回报率的预期,这会让更多资金涌入——一旦资产本身提供的回报率甚至高于高科技等新产业带来的回报率时,整个实体经济就算完蛋了,一分钱都不会流入实体经济里,人人都只会去炒资产;二是地产限购后资金很快就寻找到下一个炒作的资产,真是一刻不得闲。

资金一刻不得闲的原因是什么?就像我们之前提到的,存在着的套利空间使人们趋之若鹜——全球的低利率环境给资产炒作创造了优越的温床,资产价格不断走高带来的高回报率对应着央行放水带来的低资金成本,占有资产的人们可以轻松从央行那里套取高额的回报,最终的成本还是由纳税人承担了。

这也是今年央行财长会议里讨论的重点,美联储和日本央行信奉的直升机撒钱救经济究竟带来了什么,贫富差距的加剧,资产泡沫的高企以及全球中产阶级的财富整体下沉,账面上看穷人有了就业,但实际上人和人的相对差距被越拉越大。

在实体经济提供不了高额回报率的时候,货币政策似乎不能创造就业和有价值的经济增长,印出的钞票全部进入资产市场,成为了套利的工具,而疲软的经济和高杠杆的泡沫市场绑架了央行和所有人——这有点像实验室里的小白鼠,不停触碰笼子里的按钮来获得毒品,甚至忘了吃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宽松货币政策就是毒品,被遗忘的食物才是实体经济。

越来越多的反思声中,主要央行的态度似乎都有变化,美联储12月加息的概率已经超过65%,日央行再不愿扩大刺激,欧洲央行在考虑收缩货币政策,而人民银行也试图向市场传递货币政策将逐渐从紧的信号。

由于高于他国的回报率,我国一直是热钱的集散地:各个投资者从欧洲、美国和日本借钱来投资到中国,而一旦他们的融资成本变高(比如近在咫尺的美联储加息),赚不到钱了他们自然就会回去——这不光导致外储减少汇率下跌,钱跑多了还会导致资产泡沫的破裂或是严重的通货膨胀,无论哪一个都不算是一个好结果。

9月以来,由于国外主要经济体的央行对宽松货币政策越来越谨慎,美联储加息脚步近在咫尺,中国的外汇储备出现了较大规模的外流——无论是通过正当途径还是地下钱庄,国内外汇的流失是不争的事实,“聪明钱”已经开始用脚投票,这也导致一旦美国加息,人民银行将很难像811汇改当日那样拿出真金白银去对抗空头——也就是说到了那时候,面对资本外流,“钱多”逻辑不再,高杠杆的资金很可能会套牢在资产价格的顶部。

未雨绸缪,央行财长会议后,中国似乎对杠杆的看法越来越谨慎,人民银行正试图一步步抬高资金成本,但市场似乎不为所动,继续着“钱多”的逻辑。这似乎是在重蹈日本上世纪90年代的覆辙,泡沫破裂后的日本经历了痛苦的“消失的二十年”。

一刻不得闲的躁动资金们,在继续炒高资产泡沫的时候不妨盯着汇率,音乐没停,还能继续跳舞,但最后找一个离安全通道近的地方。

-End-